吴贤德  
 
 
 


 
 
老吴观察
 
  浏览数:6735290 博客积分:{Integral1} 博客等级:{denji}  
那些年晚上在家乡最开心的事儿

博主:吴贤德  发表时间:2017-01-08 11:12:15
 

那些年晚上在家乡最开心的事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贤德/

   六十年代初,笔者出生在豫南大别山下一个偏僻贫困山村,让笔者记忆犹新的是,笔者记事时,在六、七、八十年代,由于那里人多田地少,一年收下来的粮食,就是一天三顿喝稀饭,也只能勉强吃大半年,剩余的全靠国家供给。

那里不仅粮食不够吃,交通也十分闭塞,上街卖担柴草,换买油盐等生活用品,只能靠肩担身背步行,晚上靠什么?只有靠昏暗的煤油灯,填饱肚子没保障,住的和穿的同样,全村人住的除了土坯茅草房,还是土坯茅草房,大人们穿的补丁摞补丁衣服,孩子们同样,村里七、八、十来岁的男孩和女孩,还穿着开裆裤到处跑,用穷的叮当响来比喻,一点也不过份。

贫苦归贫苦,但苦中也有乐,那些年也有让家乡人最开心的日子,那就是每当听说晚上XX村放电影,吃完晚饭,村里老人、大人、孩子们三五成群的拥向电影放映个地方,当电影放映时,一块十几亩的村子打谷场,银幕前后,全是站、座黑压压的人群,放影场周边树上、墙上都爬上人,什么叫火爆?那才叫火爆。

当晚放的是国外影片,虽然过去40多年了,但放映的片名我仍然记忆犹新,一部是阿尔巴尼亚的《宁死不屈》,一部是前苏联的《列宁在1918》,黑压压的人群,最倒霉是我们这些小孩们,由于挤不过大人,只能跑到远处站着看模糊。

由于家乡只有狭窄的土山路和田埂,村里人搬运东西只能靠肩背和担抬,听说村里晚上放电影,下午就跟着大人们一块去担抬发电机和放映机,那年代村里不通电,放电影只能靠发电机,那时不知用的是什么发电机,十来个大人才抬的动,真笨重呀。发电机虽然距放映场地十几米外,仍然可听到发电机轰隆隆的叫声。

从此便爱上了露天电影,十里八村只要放电影,放映场里都能见到我的身影,那时最倒霉的是,由于家乡普遍家庭都穷买不起雨伞,有时电影放着、放着突然下起雨来,放映队自奋有大雨伞,雨伞一撑照放映,我们观众却成了“落汤鸡”,看完电影回家,踏着漆黑泥泞的山路稍不小心,就滑倒在泥水坑里,夏天还好些,冬天冻得只打哆嗦。

大人们虽然也喜欢看电影,但大人们不像我们小孩一样,往往路程远了和阴雨天,大人们大都不会去,我和村里小伙伴们,只要打听到周边村里晚上放电影,只要不超过—、二十里路,为了赶在电影放映前跑到,宁肯不吃饭挨饿瞒着父母也千方百计跑去,小时候为看露天电影,真没少挨父母打屁股。今天回想起来,那时的父母打,是父母对自己无声的疼爱。

六、七、八、九十年代,应该是中国露天电影最鼎盛时期,每个公社(现乡镇)都有自己专业放映队,那时在放映队当放映很“吃香”,放映队每到一个村子放电影吃香的喝辣的不说,下午大队(现为村委会)下午就抽出几名社员翻山越岭去担抬放映机、发电机、银幕、拷贝(胶片),放映员跟在后面简直就是“大爷”,如果不小心磕碰放映机,就会遭放映员发火批评。

七十年代初,从小就喜爱露天电影,当时正在村小学读书的我,只要听说周过十里八村放电影,从听说那一刻起,人虽在学校,可心早已飞向放映场,那不是在读书,是在煎熬,盼望快到放学时间,放学连家也不回,宁肯不吃晚饭挨饿,背着书包直接和同学们跑到放映场,那时家家少则两三个孩子,多则四五个、六七个,甚至八九个,父母根本不管。农村孩不像城市孩子主贵,上学父母送,放学父母接。

在六、七、八、九十年代,不光孩子们喜爱露天电影,村里大人、老人们和孩子们一样,我十几岁时,我的几个堂叔都是二十、三十多岁,只要晚上有放电影的,他们基本都会去的,不过,他们大人比我们小孩有优势,仗着自己年轻力壮想站(座)哪就在哪,我们小孩没力气挤不过大人,只好乖乖地要么靠边站,要么跑到银幕后看,要么爬到树上、墙上,要么跑到远处高地方看热闹。

要问我那个年代,什么让我最开心?除了看露天电影开心,我真的再也找不出比看露天电影最开心的事了。不过,在那个农村文化落后和枯乏的年代,晚上除了去看露天电影,还能找出比露天电影更开心的文艺活动?可以说在五至七十年代出生的人,都是在老电影伴着长大的。

那个年代,城里人晚上除了有电影观看外,还可以到戏剧院里看看戏和文艺演出之类,一些比较富裕家庭已拥有了电视机,而农村在那个文化落后和匮乏年代,晚上只有到处寻找周边哪个村里演电影,露天电影成了农村人唯一的“夜生活”和精神依托,晚上只要听说周边哪村放电影,吃完晚饭后,全村老老少少搬着凳子往电影场地赶。

进入2000年后,随着高科技数码的迅速发展,老电影虽然已被这些高科技和电视机替代,如今的孩子们与我们父辈们相比真是天壤之别,坐在房间里打开电视机和电脑,可以说想看什么看什么,想看大片跑到电影院里3D4D高科技。

以我们家孩子为例,孩子们一看见我拿出放映机和胶片,各自跑进房间把门一关,嫌弃老电影有噪音和不清晰,老电影在我们老辈们心中是宝,在孩子们心中就是垃圾,孩子们一听说我买胶片,都说:老爸又在收“垃圾”。看来老电影要想有出头之日很难了,将成为历史。

但老电影在我们出生在那个年代人的心中,高科技是永远代替不了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每每想起儿童和年轻时代,在老家晚上观看露天电影那个让人开心的年代,让我越来越怀念露天电影,露天电影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里。

为了留住儿时对露天电影喜爱和眷恋,我和许许多多喜爱露天电影同龄人有一个共同心愿,开始留意收藏老电影放映设备和拷贝(胶片),每当我看着我从网上和朋友处收藏来的心爱“宝贝”(放映机、拷贝),闲来无事,架在房间桌上,每当放映机发出“嗒嗒嗒”声,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我永远留念和最开心的时代。

不管高科技怎样发展,她永远代替不了露天电影那个时代,因为那个时代里是露天电影伴随我们度过那种热闹和火爆场面,在今天永远也不会找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 点评:难怪作者会有收藏老式电影放映机这一比较特殊的爱好。

       文章文字方面虽仍有几处小瑕疵,但与之前的相比已有很大的进步,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文章选材可适当开阔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博客日报》值班编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上篇: 何以伟哉 ?翔达鑫矣! 下篇: 一位先天性胆道闭锁症新生女童父母求助
 
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我要的不多,只希望有一个人,能欣赏彼此
● 让“中国机器人”飞得更远
● 花式避税·高考工厂·门生有情
● 城中村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再陪你吃一顿早餐
● 断章
● 今天起,尽最大的努力,做最好的自己!
郑武华【鉴赏】上海博物馆馆藏青铜器欣赏
云溪也来谈谈“敏感”一词
航亿苇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?这中东乱源不
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,股市终于有喘息
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
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
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
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,倚老卖老的典型
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
 

 

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:评论最大长度: 500字;还剩: 500
留言名称:
验证码: verify code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。


 
版权所有:©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-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